看色软件

向日葵视频软件普通下载

归无咎露出赞许之色,反手拨出一枚绿油油的丹丸,落在方文通面前。笑道:“该解决的事情,你自己动手。”

方文通连忙将丹丸吞入腹中。只四五个呼吸,便觉金丹受创之处缓和了几分,恢复了一丝法力。四下里一张望,正好看见铁冠朱道人丢在一旁的金瓜锤。

方文通捡起大锤,走到陆姓女子面前,提起余力,迎着面门就是一击。陆姓女子脸上写满绝望,但哪里有余力躲避?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一个桃羞李让的俏脸,砸得脑浆迸裂,鲜血喷洒,如同一个破烂西瓜。

方文通犹在害怕归无咎反悔。此女对他威胁最大,须先结果了她。

锤毙陆姓女子后方文通松了一口气,抖擞精神一人一锤,砸烂了白姓书生和大汉关荣的天灵盖。

仅余他一人存活,方文通明显振作不少,脑子也活络了几分。丢了铁锤,将三具尸身上的纳物戒取下,连同自己的这一枚。捧在手心交到归无咎面前。

归无咎也不推辞,一一检视,其中精玉不过万数有余。不过法宝法器之类倒是为数甚多。破解护身法宝的钉、针之属,杀伤力极为强横的雷符、雷砂、雷子之流。甚至于专门针对剑道神通的秽物,对付灵活遁术的困拿宝物。每一类都准备了至少两种。

若是他们在斗战过程中尽数使出,就算是金丹二重境修士,冷不防之下也要被压在下风。

不过修道人斗法本不是你攻我守,你守我攻,各自比拼身家多寡的游戏。一着失机,带着一身手段同赴黄泉,从来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将四枚纳物戒丢在一边。归无咎道:“你既为四人头领,知道些什么,且细细讲来。”

方文通连忙趋前,面露讨好道:“吾等各自领命探查诸修底细。每人对于同门是甚安排,并不清楚。如方某这般领了职司的,共是十六人。其中前一十三人一同领命后便四散而去。方某和另外二人留在最后单独交代。”

韩国大眼mm条纹衫居家生活照

方文通看了归无咎一眼,又道:“方某听了一言半语,似乎前一十三人都是试探金丹二重以上者。所用之法也以旁敲侧击、秘术观察为主,并不单刀直入去打交道。唯有方某等三人,似乎窥视的是三位金丹一重境修士。”

“除了文道友以外,另外二位亦是出价十余万竞价占命钱之人。“王木霸”和那女修。”

归无咎暗暗思索。余玄宗果真未曾识破星月门四人的伪装。

既然如此,在他们眼中,此行的金丹二重境以上者当是二十四人。那么余玄宗试探其中十三人的底细,岂不是说剩余的十一人都是余玄宗修士?

不过归无咎想到了一人,又调整了自己的判断。想到的这人正是小夜岛上辨出的六合宗焦诜图。六合宗既然能附玉京门、破灭盟、白龙商会骥尾,余玄宗自然也不必事事亲力亲为。

多半余玄宗修士在六到八人之数,其余为投效于彼的二等宗门所出人力。

另外一件值得归无咎仔细玩味的事情。那位他半熟不熟的面具修士,竟不在余的宗监控视线中。或许,余玄宗已知此人底细。又或者此人和余玄宗本就有着更紧密的关联。

待方文通将余玄宗六位主事之人面貌形容大致描述。归无咎指头光华一闪,凝成一页青华幻印,元光刻录几道字迹。笑言道:“还要劳烦文道友传递一封书信,并为文某传几句话。”

方文通忙不迭的点头应下,不敢稍有迟疑。

归无咎缓缓道:“你对余玄宗主事之人言道。在合适的机会,文某愿意和余玄宗的高人会上一会,请贵派勿要再派人来打扰。”

方文通领了幻印文书,迟疑道:“今次复命,也不知几位上修是否会饶了方某性命。不知文道友可有良策保我一命?”

归无咎笑道:“这却容易。你只言已经探明那散修文晋元乃是以秘法隐匿了修为。此人本是一位金丹三重境修士。他以神通“四生灭”一举击杀你三位同伴,留你传书回话。修为悬殊,非战之罪。想必余玄宗主事之人不会怪罪你的。”

“更何况,你不是算探明了文某的底细么?其实也算是完成了任务的。”

归无咎交代清楚之后不再言语。只是方文通却并不离开,畏畏缩缩,不敢相信归无咎未曾布下后手,就这样放心自己离去。

归无咎一声轻笑,哪里还不知道他心中顾虑。喝道:“手段早已布下了,你服食的丹丸便是。”

方文通一个激灵,掩面一礼。欲要离开时才省悟自己浑身赤裸。转过身来剥了朱道人身上道袍披上,这才驾遁光匆匆去了。

还有一人需要料理。

归无咎信步走到朱道人面前。捏开他的嘴巴,喂进一粒绿豆丹丸。随后大袖一挥,三枚封元符箓化作青烟碎屑飘荡四散。

朱道人本已不存活命指望,只心中祈祷归无咎勿要过分炮制自己。这时见归无咎动作,陡然间又生出贪生之念。但是害怕触怒了归无咎引得他变卦,极力抑制露出喜色。

归无把朱道人的局促之态尽收入眼,笑道:“朱道友,你也可离开了。”

丹药吞服腹中化开,朱道人便觉这灵药极为神效,猜想是归无咎为治疗自家剑光暗器之伤特意配制。听归无咎果然许他离开之言,终于掩饰不住惊喜。

踌躇片刻,回顾文道人方才举动。朱道人将自家指上纳物戒取下奉上,眉眼间尽显肉痛。他修为在金丹散修中算是出众的,身家不菲。这时性命要紧,也顾不得其他了。

活了几百岁的金丹修士,极少有全无心机的莽撞之人,朱道人自然也不在此列。他先前看似蛮横,实则是早已认出这“文晋元”便是小夜岛林台上一掷千金之人。

争夺玉岚之精是假,实则不过是找个由头行那杀人越货之事。

归无咎把手一推,并未看那纳物戒一眼。摇头道:“我还用不到朱道友所用之物。”

朱道人双目一转,收回自家储物戒。但他知归无咎必有后话,抢先开口言道:“文道友有什么吩咐,但请直言。”

归无咎似笑非笑道:“方才文某对方道友的一番交代,朱道友想必都尽数听在耳中了。”

朱道人面色变幻,但是终究不能否认。缓缓点头。

归无咎悠然道:“这正是文某要劳烦朱道友之事。将方才那一番说词,播之于众便可。做成此事,朱道友才算真正保全性命。”

朱道人一愣,方才归无咎交代方道人的,分明是扯谎,不知归无咎打的什么主意。从来修士只有深藏自家手段,唯恐不密。哪里有大肆炫耀的道理。

归无咎大笑道:“难道连具体的如何说词还要文某手把手的教么?也罢。朱道友且听好了。”

“荣州以北散修文晋元,神通强横。随手一击,打杀三位战力极为拔尖的金丹一重境修士。那三人中任意一人,功行都不在朱道友之下。看那文晋元的手段,即便在金丹三重境中也不是弱者。故而此人必定是以秘法掩饰了自家修为。”

“这一切都是朱道友暗中窥伺所见。”

“朱道友听明白了没有?”

朱道人瞠目结舌,半晌方道:“九野山何等寥廓,数万人遍布九山。朱某即便尽力而为,也未必能够将这份消息布散多远。”

归无咎缓缓道:“朱道友的修为,在金丹一重境中也算出色的了。此刻时辰尚早,朱道友再寻一“柏树台”也非难事。”

“请朱道友记仔细了:寻得玉岚之精后下一步当往句山;句山之后当往余山;余山之后当往即山。若到了第四山即山,即便只说与二三人知晓,朱道友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。”

朱道人连声应下,见归无咎没有其他安排。于自家纳物戒中取出一件道袍,披上之后施了一礼,急忙起遁光离开。

打发了文道人和朱道人后不久。归无咎所摄玉岚之精光明大放,传来一起伏不定奇特气息。

这道气息沉浮之间,暗合阴阳之理。归无咎瞬间便体察明白,此气阳亢之极时与身一合,登时便能把他传送出玉岚秘境之外;当气息阴虚之极时以心神观照,便会寻见其余八峰路径。

要完成此行的目标,归无咎还有诸多要事安排。因此并不愿提前和闲杂人等产生过多交集。他感气寻灵之速为寻宝诸修之冠,毫不迟疑的前往下一地,句山。

大约两三个时辰之后,归无咎已连过四山,掌中玉岚之精已是凝成水蜜桃大小的一团,五色流转,二气摇荡。

第二山句山,所能寻到的系定灵机之物是一奇花“趣舌花”。此花三叶六瓣,只持续高低。和百余丈高的“柏树台”不可同日而语。玉岚之精同样栖息于趣舌花千丈之内。

归无咎感辨灵机反而容易,多半的时间倒用在寻找此花。

第三山余山、第四山即山。余山系灵之物为青霄壁,即山系灵之物为转炉石,都是极为扎眼之物,并未浪费太多时间。倘若手脚慢了,自然有一番争斗。

每一座山中俱有“柏树台”三千,“趣舌花”一千五百,青霄壁七百二十,转炉石三百六十……但进入秘境之人,第一山所见唯有“柏树台”。第二山所见唯有“趣舌花”,以此类推。若次序不等,即便身处同在一山之中。双方如同异界交错,也只是各行其是,永不相见。

譬如归无咎,现在处身于第五山右山之中。从他进入九野山秘境开始算起,其实只不过过去三个半时辰。那些第一山便选择了右山之人,此时运气较差的,兀自在依托“柏树台”搜寻第一团玉岚之精。

但归无咎在右山中,放眼望去,却是寻不到一座“柏树台”的。他所能寻到的,唯有第五山系灵之物“七星柱”而已。

“七星柱”每山一百八十,高三十六丈,已经超过绝大多数乔木。归无咎极容易的寻到一柱,只用一刻钟时间,顺利寻得了第五团玉岚之精,交感融合。

实则每深入下一山,对于玉岚之精的感应就困难一份。除了归无咎这样堪比的妖孽人物,其余最快赶到第五山的至少需要七日时间。

归无咎融合第五团玉岚之精后,却并不着急前往第六山仆山。

七星柱下,归无咎信手布下一座覆盖百余丈的红尘晦暝阵。袍袖一抖,取出两柄一指长短的法剑。法力起时,法剑无风自燃,化作两缕细烟,远远飘散出去。

做完此事。阵中放出栖身法舟八角楼台,归无咎在廊外焚香静坐,好似在迎接着什么重要的人物。

这一打坐行气,便是七日七夜。

……

“好玄妙的隐匿法阵。”

“接到预定符书之后,在下猜测过五六个高度可能的人选,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是文道友。”

归无咎笑道:“在下金丹一重境修为,在光临探玄的诸修之中修为本属垫底。二位想不到是文某,也分属寻常。”

透过“红尘晦暝阵”走进来的,是一前一后二人。

前面那人戴冲虚巾,青布长衫,手执拂尘。这人面目虽然红润白净,皮肤细腻。但是看他神态举止一望可知是老成之辈。

身后那人却是个飞扬跳脱的俊秀少年,一袭白袍,腰插一支玉笛。

当前那人一礼道:“白龙商会伍长信真人座下大弟子蓝清平。”

少年人亦自报家门道:“商会陆胜芳真人座下弟子步明徽。”

二人并未掩饰自身气机。不过归无咎事先便早已知晓,蓝清平、步明徽二人均是金丹四重境修为,乃是白龙商会下一辈有望成就元婴三重境的核心力量。

蓝清平一摆拂尘,淡然道:“文道友有何吩咐,但请明言。”

归无咎微笑道:“自然是为了宝物而来。”

步明徽道:“此次即将出行之时,我等从玉京门处得到消息。原来九野山真正秘密,竟在九山次序之中。如今这秘密不知从何处泄露出来,却便于我等行事。以我和蓝师兄修为,闯到第九关各自夺取一件九蕴之宝,不在话下。”

归无咎摇了摇头,认真道:“非也。文某此行,须夺取全部九件九蕴之宝!”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