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色软件

有可以找反差女的软件嘛

荀申临战对敌,神通之数虽是七种。但是这七种神通的地位与分量,绝不可等量齐观;亦非一味地由浅入深,由易转难,以最后一式为压轴。

要而论之,如第二道神通“凌人”,第三道神通“龙蛇”,虽然其道法意蕴极为高妙,又外得兵法之道以为辅佐,如虎添翼。但荀申从一开始就知晓,在这两道神通之上获胜的几率,并不算高。

真正寄予厚望的,除却隐约有越界嫌疑的第一式“隐镜”之外,便要属刚刚这一招——

“求心”。

自从跨入金丹四重境界之后,荀申在甘堂宗内除却乃师权上真外,其余诸位上真,也是轮番上阵,每年抽出月余,教授其道术义理。

认真算来,荀申每年有半数时间在师长之侧;另有半年与年齿较长的元婴、化神境界修者交游论道,眼界经历,早非寻常弟子可比。

七十七家隐宗之中,如云中派等规模稍显狭隘的,行事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所谋之急务,不过是天玄境传承不绝尔。

而根基较厚的十数家宗门,对于磨砺道术、时机一至,与圣教祖庭争锋天下,却时时刻刻不敢忘怀。除却积累底蕴、以待天时外,道法神通杀招的修炼精研,一刻也不曾放下。

说来也是一桩奇事,在进阶元婴境界的那一月,荀申正是客居于本宗明诠上真洞府之中。明诠上真,在甘堂宗诸位天玄上真之中道法高妙,几乎与权上真不相上下。

荀申破丹成婴之时,明诠上真恰好修成一道精奥的杀伐手段,以为同辈交手时的卫道底牌。

彼时明诠上真修行之地,乃是在自家洞府九叶峰峰顶之上三千丈的高空,开辟一道电浆雷池。

而荀申成就元婴的一刹,放出自家元婴分身,疾空纵游,接受自然五气之洗礼,一举穿破穹宇云层,捕捉到了明诠上真炼成道术的那一个瞬间。

俏皮小甜心手捧西瓜日系写真

按常理说,天玄上真的道术,是元婴修士所领悟不到的。但在那成就元婴的一瞬间,荀申之神意飞扬骋怀,情动万古,自身神气舒展到极为活泼的境地,竟然突破自身极限,与明诠上真的道术隐隐生出共鸣。

纵是如此,荀申感悟虽深,但是若说要将天玄上真的秘法化为己用,依旧万万不能。然明诠上真有感于天意造化、良机难失,便随缘施化,结合荀申的感悟所得,与自家修炼道术的余气,炼成七枚“心焰”相赠。

荀申据此炼成一门奇妙神通,每施展一次,以一枚“心焰”为凭。

这一门神通,若是与敌手之气机正面碰撞,只一个刹那的功夫,便可将敌手法力的小半化去,并逆转阴阳,化为己用。

试想,原本半斤八两的对拼,在此术之下,顷刻间就变成三倍之力击向己身,其中威能不言而喻。

由于“心焰”总数为七,用上一次便少一次,更兼日后“天人三境”之时,此神通威能不减,更可为防身利器。故而在元婴境中用上一次,其实本是绝大的浪费。

硬碰硬的交手中,几乎是突破道法极限的限制,堪比一门对顶尖修士也能生效的“法象由人”之术。

不仅如此,因为每一枚“心焰”微小如尘,几不可察。所以可借用其他的神通法门以为掩人耳目的手段,并将此法深藏其中,可谓防不胜防。

这一神通,原是在明诠上真的秘法中截取二字,名为“侵心”。但荀申嫌其过于张扬霸道,不合其神鬼莫测之象,故而改名为“求心”。

只是如此一来,名号虽雅致,却与这神通本意相去甚远了。

修道中人,最重缘法。这一门“求心”神通,虽然是借助天玄上真之手成就,但是得法契机,乃是荀申自家的造化,旁人也难以置喙,与一味仰赖外物“惊蛰剑”的隐镜神通,大不相同。

况且,冥冥中自有定数。你有一得,若有一失。这“求心”神通,正面碰撞固然天下间无双无对,已非元婴境所有;但是并未真个能使得法之人,突破境界极限。

以元婴境界的修为施展此术,其实是勉强到了极点,几乎是如同抛掷重物一般将其掷出,所经之轨迹,乃是一条固定的直线,且其速度也不算迅捷。

此术途经轨迹之中,若不能感应敌之气机,唤起性灵,便会如死物一般远远抛去,最终没于五行,归于沉寂。

若荀申先前所施展的“凌人”、“龙蛇”二神通,纵然事先告知你法术之精妙。若尔之道行在我之下,那同样是全然不能抵挡的。而“求心”神通,一旦将其中奥妙宣之于众,那么哪怕对手是一位金丹境的修者,也可轻易避过。

从这个角度看,此术之缺点,竟比之“凌人”、“龙蛇”还要不如。

唯有如此,才暗合天理道心。你具备了此境界不可能具有的威能,也就自然而然地存在此境界本不至于出现的弱点。

荀申“求心”一式之后。归无咎面色甘苦难辨,神意怡然,似乎只是经历了一件极为寻常的事,倒未见什么后怕庆幸之色。而荀申同样只平静的摇了摇头,轻声自言自语了两句,也丝毫不见沮丧。

交手的两人,对于这一式的攻防,竟是出人意料的平静。

此刻亿万里之外,星落棋布纵隔划分的无边水域、幽幽界天之内,驮着四只猛兽的十字座上。

江离宗芈道尊,琼石门乙道尊,太素门尊卢道尊,以及一位肌肤蜡黄,干瘪瘦小的神秘老者,这四位真正能够决定隐宗命运的大人物,却不由地相顾颔首。

这几位脸色变幻,看着十字座正中心一小团迷离变幻的光景,似是欣然,似是怅然,又似是快然欣慰。

能够让此等人物纵情疏宕,可见归无咎与荀申交手的这看似滑稽的一式,背后深意并不简单。

芈道尊,乙道尊,尊卢道尊数月之前便已相聚。而最后这位老者,正是前回只一封留书,并未露面的清凉山五壶道尊。

芈道尊声透穹宇,随着他话音飘荡,小界中二日四月十六星辰,也飘摇若坠:“过了这一关,那就是有十成把握。”

乙道尊,尊卢道尊齐声道:“然也。”

三人取得一致意见,一致将目光转向最后一人。似乎五壶道尊的意见,极为重要。

那矮小老者五壶道尊,沉吟良久,终于道:“天人鼎立之境的妙用,非低辈弟子所能得。借道天玄,于焉至极。能过这一关,万法不足虑。”

此言一出,芈道尊三人,俱容颜大悦。

原来。当日芈道尊传书定计,又遣姚上真驾临云中。以他所见,若是归无咎能过胜过“三十六子图”中排名第二十三位的甘堂宗荀申,那么只要道宗祖庭的杰出真传排名在十二名之外,就有必胜之理。

隐宗合盟,下书祖庭,也可一举发动。

芈道尊摆在明面上的理由,是“三十六子图”排名局中的副册一十二人,理应境界相若。对上道行更胜一筹的人物,胜负之数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这一判断不可谓无理,但是绝不是全部。更深层次的原因,却大半落在荀申的这一门“求心”神通之上。

甘堂荀申,元婴境界借法天玄,几乎是这一种斗战本领所能得到的最上乘机缘。圣教真传纵然功行资质能够天外有天,也极难得到与此相媲美的缘法。

因为这机缘,并非倚仗外力铺张所能搜寻。圣教祖庭虽强,天玄上真也只是有数的数十人。更重要的是,成就元婴、炼化神通的时机,各有天时定理,决不能刻意存心去凑。

若是归无咎能过这一关,那么说明其人冥冥中的机缘运数,已经到了不可测度的程度。

对上祖庭嫡传,只要“三十六子图”排名不虚,绝无不胜之理!

另有一点也是不可忽视的。

“求心”神通,虽似是天意设阻,留下了看似极为简便的破解法门。但是若无施法之人主动提及,以元婴境界的修为想要看破,那是万难做到。

何况施展此法的不是旁人,而是号称“兵仙人”的荀申。诸宗上真,知晓内情者,无人会怀疑荀申能够以最合理、最恰当的时机,施展此法。

胜过荀申手上的“求心”神通,相较于旁人,又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。

当荀申选择将“求心”神通伪装在“凌人”神通的外壳中使出,这一计谋,连高居穹宇的四大道尊,也不由地动容,忍不住击节赞叹。

原来,整个“凌人”神通,占据了七法之一的名额,竟然是机中藏机,其实是在为真正的杀招,第四式“求心”作一垫脚石。

“凌人”神通的特质,几乎是“求心”神通最完美的后手,天造地设的诱饵,请君入瓮的绝着!

如此妙算,心胸果有海渊之深,城府之严。在那一瞬,诸位道尊仿佛已经看到归无咎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。

一个难以置信的冷门,令人惋惜的结局,即将变成事实。

可惜,这一切都并未发生。

惜甚;亦幸甚。

……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