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色软件

878tv天蝎座直播下载

归无咎传音道:“璇玑真人此言何意?”

小铁匠显然很是兴奋,促声道:“这两个家伙明显是妖族的祖脉正支。须知妖族祖脉嫡传,可以比人修中的真传弟子珍贵得多了,每一个都轻易折损不得。若能施恩于他,就此结交,能够得到的好处必定不可估量。”

归无咎眉毛一挑,暗道:“莫非璇玑真人竟有医治那小童痼疾的本领不成?”

小铁匠咳了一声,有几分矜持地道:“若是其他的疑难杂症,自然不在本真人所学之列。但是这小家伙……本就是现成的手段借鸡生蛋,点拨一二便足矣。”

小铁匠当即细细为归无咎解释其中奥妙。

这其中,牵涉着天时运转的大道理。

随着纪元轮转,天象变化。人道文明中的修炼法门,也不断经由着破而后立的过程。除了如“古空蕴念剑”、“道门四十九剑阵”等上乘大宗之法跨越年轮,留下遗迹外。其余神通道传俱是如草木新生,草创发扬于当前纪元。

妖族传承同样也是如此。

千百万载以来,不知有多少种族湮灭,又有多少种族随时变化。除了血脉之力最为强盛的一些顶尖妖族,其余妖族渐渐式微。其具体的表现形式,便是“血脉中衰”之兆。

譬如百万载前,有一盛极一时的异兽名为“食铜兽”一族,流裔几乎遍布大半个紫薇大世界,足与凤凰、孔雀等顶尖妖族争衡。但后来随着天地气象之变,受到血脉之力收束的影响,此兽诞下的子嗣,却越来越小,气血也越来越薄,终于至于灭绝。

一只成年的“食铜兽”,身长当有三丈长短。其初生之子嗣,在盛时有牛犊大小。但是数十万载消磨退化,到了最终种族衰微之时,此兽的新生儿仅如田鼠一般,与成年体态相差极为悬殊,生机也很是衰弱,一个不慎就要夭折。

而真正的顶尖妖族,却能催动自身遗传之性的改变,对抗“血脉中衰”的影响,使得本族得以历劫长存。种种法门,不一而足。

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

其中一法名为“蛰眠晚育”。使婴儿在母胎之中,养育更长的时间。原本或许三年怀胎,渐渐延长至十年、二十年,从而使子嗣滋养到足够的血脉之力。

又一法名为“化胎为卵”。某些原本已经是胎生的妖族部族,如今却重返先祖血裔,再度化为卵生。而所产之卵,精蕴完备,五脏俱,又同时具备了胎生的优点。婴孩出生之后,又在蛋壳之中孕育经年,收敛精血。

又一法名为“还炉炼丹”。某些种族,面对如此局面,在胃袋之旁,又逐渐生出一只兜囊,与胃连通。新生之婴儿,却被其母一口吞入,藏在这只兜囊之中,精心养育三载。

正应为有这许多随时变化的法门,这些顶尖妖族方能长存至今,历天劫而不坏。

孔雀一族也是妖族中的大宗。

这一族衍生出的法门,名为“合零为整”。母孔雀在受孕怀卵时,若是一次性生出卵胎数枚、甚至十数枚,当卵在其腹中时她便可以生出感应,品察精卵之优劣。然后将最劣的卵胎化去,精蕴融合进其余卵胎之中。

但是即便是这些妖族大宗有秘法护持,也多多少少会出现一些问题。

其一是“种脉变异”。愈是历劫长久,随天时而易血气,所诞生子嗣发生种脉变异的几率就愈大。

俗语云“龙生九子”。其实蛟龙之属,自无穷太古至今,遍周各界,其亚裔何止于九种,甚至何至于百种千种,简直源远流长,数之不尽。

按照俚言故事所载,这是龙性本淫,多有杂交,方使得血脉不纯。此乃荒诞不经之谈也。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其累经天时劫变,枝蔓丛生。作为最长寿悠久的种族,其流脉变异,自然就最多。

其二是“血气不均”。一身之中,肌里骨骼,或有圆满,或有欠缺。但是哪一处有缺,所体现在外的性状又各有不同。

眼前小童孔言之病症,便是“血气不均”之症,一身病患,集中在心、肋之间。生出种种疑难异状,阻碍修行。

此类“不足之症”,治理之法莫衷一是,也算是天生之疾中的较为棘手的一门,所谓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,正是此理。

恰好建章门“浣辰砂”炼物之法暗合“兴衰”之理,调和品物性状,正是应对“血气不均”之症天造地设的妙法。

只是建章门与孔雀一族空有宝山,受限于见识眼界,却并未能够物尽其用。

黄采薇亦忍不住神魂传音道:“若是璇玑真人的法子果真有把握,还请救那童儿一救。”

她身为草木之精,想的并非是讹取什么好处。只是单纯的看孔言可怜,于心不忍。

大殿之中。

黄澄打破沉闷的空气,出言宽慰道:“孔道友不必忧虑。我建章门深明药石之理的前辈,为数不少。不如将令弟留在本门暂住,看看是否还有良法可寻。”

孔德木然摇头,道:“不必了。黄掌院放心。即便此行不顺。今次锻炼之费,也不会少了你一文半钱。”

又转首面向归无咎,道:“能够和隐宗不世出的杰出人物偶遇于此,实在是莫大的缘分。只是现在孔某心境纷乱,实在无心逗留。若是将来有缘,再正是请归道友往我族中做客,孔某必扫榻以待。”同时把孔言抱起,就要离去。

黄澄登时噎住,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这时归无咎上前一步,道:“且慢。孔道友,在下有一言相询。”

孔德止步,讶然道:“归道友请问。”

归无咎道:“敢问孔道友方才启了‘地埙烘炉’之后,炼心炼骨,一共是多长时间?”

孔德不知归无咎此问是何用意,但还是如实答道:“两个半时辰。”

得到答复之后,归无咎闻言皱眉沉思,孔德莫明所以。他却不知,归无咎其实是在等小铁匠的神识回应。

正当孔德似乎稍有不耐时。归无咎蓦地抬起头来,正色道:“归某以为,令弟之疾可治。”

孔德身躯猛地一颤,目光仿佛实质,紧盯着归无咎嘴唇。

其实他心中不信,暗道你我一面之缘,恐怕你连孔言所患是何病症都不知晓,又如何能够治理。但是他既存万一之念,口中却毫不迟疑的说道:“若归道友能够治吾弟之疾,孔某必上禀族主,亲赐厚报。”

顿了一顿,又道:“若是需要什么奇珍良方,只要归道友说出名目,我孔雀一族自去寻找,报酬同样不会减少一丝一毫。”

归无咎微微一笑,道:“此法不需要什么奇珍灵药。说起来甚是简单。眼前这‘地埙烘炉’炼心炼骨之法,孔道友不妨再试一次。只是,时间延长四倍便可。”

归无咎抬起头来,暗中观察孔德的神态形容。

他被小铁匠说动,功利之心尚在其次。若是顺水推舟,结个善缘,终究不是坏事。但是归无咎深知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。若是孔德对他之言不予采信,甚或盘诘追问,那他也不会强求。

但孔德此时的表现却大大出乎归无咎预料。却见他眉宇间疑惑,惊诧,震动兼而有之,总之是异常精彩。不难断定,归无咎之言语,分明对他有所触动。

归无咎不知此事前前后后所经历的波折。

建章门与孔雀一族的合作,并非一帆风顺。

孔雀一族身为大族,妖元强壮,哪里有许多病痛需要医治。此说不过是掩人耳目。每隔数十数百载往建章门求法的,俱是当此天象轮转之际,“血气不均”之症加身的族人。

在最早孔雀一族之人通过“浣辰砂”的炼法受益之后,后来却生出许多波折。有许多族人经过治疗痊愈、改善,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却经历了内脏、骨骼被彻底炼坏的事件。

孔雀一族天赋神通,固然可以使骨骼脏腑暂时离体锻炼。但是若是彻底炼坏不得恢复原位,那却是无法承受的。最多二三十年时间,便要元气衰竭而死。

最初,孔雀一族以为是建章门见不得人好,暗中使绊子。双方关系骤然紧张。若非七十七家隐宗同气连枝,以孔雀一族的强大势力,足可以将建章门连根挑了。

后来双方误会逐渐消弭,才渐渐探明。“浣辰砂”炼骨之法,如同炼器一般,也需有度。一旦过火,就要酿成大祸。

妖族血气精元旺盛,远非人修所能及。但是论神意精神的精确感应,剖析入微,那就大大不如了。对于炼化之法到了何处才是最佳,孔雀族人也无确切的手段衡量。只得依据成法,总结成经验之谈。这一点,倒是和建章门所谓的“炼器法门”殊途同归。

小童孔言的“血气不均”之症,严重程度远在既往族人之上。族中长老俱以为,依照过往经验锻炼,恐怕不能尽其效用。但是这小童关系重大,若是延长时辰,万一炼坏了,又是孔雀一族难以承受的损失。

最后,族中一位极有魄力的大长老力排众议,决定将孔言的“炼心”、“炼骨”时间延长一倍。

换言之,两个半时辰,其实已经是延长一倍之后的时间。

但是,现在从结果上看,依旧不甚理想。甚至连这两个半时辰的锻炼,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,孔德也难下定论。

问孔言本人,这小家伙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若是归无咎提出的方案,是什么奇珍妙药,恐怕孔德未必真的会抱有多大的期待。论资源之厚,孔雀一族远在隐宗之上。若有其余有效的方法,多半早已被族中探明。

可是,归无咎的建言却果真落实在锻炼时辰这一关键环节,并且还给出了准确的答案,这就不能不让孔德怦然心动。

见孔德这幅似有心动的神态,小铁匠连忙传音道:“本真人差点忘了,有失必有得。这小童‘血气不均’之兆如此严重,那么必定在其他方面具备非同一般的天赋。”

“这叫孔言的小家伙,可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祖脉正支嫡传那么简单。治好了之后所要报酬,千万多讹些来。要的少了,将来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孔德反复思量,终于下定决心。事关重大,还是先试着问一问归无咎出言的依据。若无明确的答复,就将此时回禀门中长老,再做决断。

就在此时,那小童孔言却开口了:“我想试一试。”

……

Scroll To Top